【贵圈乱象Vol.02】马警察与音卫兵:成全不了自己,但恶心了别人。

因为单独撰文内容太少,就合在一起发布了。

Part1.马警察

赛马娘Pretty Derby在日本大火是我万万没想到的,可能Cygames也没想到。不管怎么说,它就是火了,而且火的一塌糊涂。

用户群体广大,但是路人居多。如果深入剖析的话不难看出核心用户还是爱马仕转推过来的那同一批人。我有个推特小号专门Fo画爱马仕黄图的画师,现在那个号一打开清一色的全年龄马图。

我那小小的幸福(成人娱乐)被马娘无情夺走了。

因为要考虑到马的名誉Cy不让画R-18可以理解,官方肯定得这么说啊。但是其他所有的的企划不也是不让画违反‘公序良俗’的同人么?倒是没见几个对着涩谷凛的小黄本说不可以的;舰女人的小黄本在Comic Market上卖的不亦乐乎也没见自慰队说过什么。

保护原画师就不注明出处了,自己pixiv找

这次日本人不知道为什么到了马娘就变得异常自律,可能就是因为一开始两个画马娘R18本的画师被马警察网暴了吧。现在可好,就算别人偷鸡摸狗发到ehentai上也有马警察出警然后开喷。在一个盗版站举报有用?

Cy把大伙当ATM,某些人把Cy当亲爹,这真的是一种奴性。可能这些马警察就是爱O仕警察转过来的吧,因为这个世上只有一个企划的粉丝以到处出警闻名,而且两个用户群高度重合。 马警察们喜欢把自己带入Cy法务部的立场,其实别人看他们都跟看傻子似的。做人么,还是少管点闲事最积德。希望Cy可以给这些马警察们正社员的待遇,因为Cy现在的员工都是拿钱不干活的饭桶,茄子Solo半年后都还没实装3D。

说到底,马娘本身就是把赛马性癖化的一个产物,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Part2.音卫兵

关于邦邦M团主唱进藤天音。我又得掏出我的口头禅了:”I told you so”

早在一年半以前出道曲Daylight发布的时候,KKEiOnet就已经告诉过你们M团绝对会糊,而且那些音卫兵们的”养成系“借口根本立不住脚 。当年他们说为什么不等到Live再下定论?现在已经开过好几场Live了,K叔觉得可以进场输出了。

M团最新Live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ef4y1Y7Ge

声线音域这些先天缺陷就不提了,重大翻车现场 1:08:40。基本上明显感到唱得吃力全程跑调断气。听歌愁的我皱眉头这是第一次。

可能是音卫兵们也终于意识到了他们的爱豆确实就是个糊b女主唱,于是一转之前锋利的态势成为得过且过的老油条了。以下是评论精选

“无所谓声优而已有爱就完了不能要求太高”

“不知道天音的歌声是好是坏,但是我想说,大家为什么要把天音的歌声看的这么负面呢?。。。过去的已经过去了,音宝也会一步一步的向前进,我们应该期望着她的进步才对啊,音宝迟早都会进步的”

“天音未来可期,邦邦人要敢于下判断”

当然也有个别几个激进派拿爱美说事玩whataboutism,但问题是人家边弹吉他边唱歌啊,难度可不只两倍。不过这些可能是反串黑或者狗急跳墙就不用跟他们一般见识了。更奇葩的是有甚者说“这是唱两个小时Live不是两首歌,她才17岁啊Bushiroad不该这么虐她”。宝宝我一天工作7个小时为什么我亲妈都没有这么关心过我,人家一年只用吼两嗓子就拿我等老鼠人几倍的工资就心疼不以也是逗秀。

我也不是老邦仔恶意黑她们新团,对比下同时发布的RAS的Live,高下尽在不言中。要知道RAS客串5th Live刚出道的时候我可是在前排带着打Call的。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ib4y1o7e9

以前觉得Daylight这么明显的跑调不修音是不是被调音师演了。现在我恍然大悟,故意出道曲翻车然后之后的曲子正常修音大家就能感觉到进步,木谷高明你真是够东西。

音宝就是个关系户上位的。别未来可期了,你邦现在都已经凉一半了,你家音宝也17了不是小孩了,这两年没看到多少长进。说起17,下田麻美在17岁的时候就单身上京加入爱马仕被誉为天才了,JackeyLove在17岁的时候就已经是世界冠军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是,音宝天赋基本上等于白给,但是她有努力过么?肺活量小成这个样子明显就是没怎么练歌,你总不能说她是得了肺炎肺结核吧。但凡像个普通JK那样放学多去几次卡拉OK都不至于今天的丑态。别说NicoNico的唱见了,现在随便抓一个三流Vtuber都能跟她55开。一手好牌自己打的稀烂我想木谷应该比笔者更加失望。也许老贼在临死之前最大的后悔就是选了这么个不争气的主唱吧。

当然这锅主要是木谷老贼背,但是这并不影响别人评价天音的歌声真的很烂。音卫兵们越不让人说,喷子们就会喷地越起劲,这点道理怎么就不明白呢?话又说回来,当年邦邦叫嚣不做偶像企划做次世代本格女子乐队,那就不能用爱豆的标准去衡量主唱。作为乐队主唱,天音离及格线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音卫兵们从来不会在‘未来可期’的‘未来’上加个期限。如果非要给这未来加上一个期限,他们希望是,一万年。